21号公路 繁忙依旧挥别“光灰”(图)

21号公路骑车保洁的环卫工。

文/图 记者 明眺生 王悦生 通讯员 黄红波 王文军

21号公路,号称武钢“运输生命线”,也是“尘土线”,多年来尘土飞扬,垃圾成堆,是武汉交警唯一获准戴口罩执勤的道路。

青山这条长近10公里的公路,连接武钢焦化厂、炼铁厂、矿渣厂,以及武汉石化、武汉化工新区工地,每天过往大型货车数万台次。

据相关部门测算,最多时,这条路一个点位每分钟有45辆汽车经过。如果一个人在路边站上一年,吸入的扬尘,可压制成一块粉尘砖。

“城管革命”一年来,这条道路灰尘不再飞扬,垃圾难觅踪影,交警也摘掉了口罩。

6月28日上午,记者驱车从青山区工人村街右转,驶上21号公路。

沿途车辆络绎不绝,最多的是运输各种工业原料、成品和废弃物的载重卡车。这条翻修仅半年的水泥路公路,多处路段已严重破损,成为令司机生畏的“搓板路”。其中龙家湖至金家嘴公交车站一段,路面全是裂纹,有的已是深达30厘米的大坑。

虽然路况差,但车道、人行道、路边花坛,很难看到垃圾。沿途大约每隔50米远,就有一个垃圾桶。途中,不时看到环卫工在路面巡回保洁。

经过一家路边餐馆,一户居民在办喜酒,门口摆有6个放完的大烟花盒。巡查人员发现后,想将垃圾清走。但对方坚决不让,说办完酒席才能撤,还说这是风俗。巡查人员无奈,呼叫城管执法人员过来处理。

城管革命’考核很严,只要暴露垃圾没有及时清理,不管什么原因,被查出都会扣分,所以不能拖,得赶紧办。”一名巡查人员说。

车抵终点白玉山街。这是火官村所在地,居民集中,门面较多。在两家店面门口,有少量刚扔的一次性餐盒、竹筷、餐巾纸等,50岁的环卫班长齐秋珍用铁钳一一夹起,丢进垃圾桶内。

干了9年环卫工的齐秋珍说,最头疼的还不是这些零星生活垃圾,而是车上漏洒的煤灰、碎石、矿渣等。一落地,马上就得用人车清扫,扫了洒,洒了扫,工作量很大。

返回21号公路工人村街段,正巧碰见工人村街环卫所长石振钢在马路中间,捡拾一个快餐盒,这是刚疾驶而过的一辆汽车上扔的。

工人村街环卫所有115名干部职工,实行“城管革命”以来,除了必须坐办公室的信息员和财务人员,其余人员上班时间,每天都必须上街巡查。上街时,每人随身携带一个不锈钢钳,遇到垃圾马上捡起。

石振钢说,青山区领导要求城管部门干部少当“裁判员”,多做“运动员”,“马路不干净,我在办公室哪能坐得住?”

刚开始捡垃圾时,还有熟人笑话石振钢,现在没有人笑话了。有时熟人遇见他捡垃圾,还好心提醒他注意休息。捡垃圾将近一年,他最大的体会是,每天对路面卫生情况了如指掌,心里踏实。

“城管革命”以后,该所添置了一台小型环卫作业车,3台助动车。路面质检员由原先的1人,增加到6人,“快速反应”能力大大增强。所里电台24小时开机,只要路面发生路洒等突发情况,15分钟内,工作人员就会赶到现场。

21号公路的变化,沿途居民体会最深。

67岁的火官村居民喻昌生,在路边一座凉棚下闲坐。老人说,以前公路灰尘很大,在路边站的时间长一点,鼻孔里都是灰。现在每天有车子扫地、洒水,还有环卫工做保洁,灰尘没有了,空气也好了。“以前我都不大敢在路边站,现在每天都要出来坐两个小时。”老人说。

今年1至4月,21号公路在全市188条B类道路中,排名均在111名以内,成绩最好的4月份,排名升到第25位。对基础条件很差的21号公路而言,实属不易。

为治好这条“光灰”道路,青山区成立了整治专班。去年,城管部门成立专门清洗降尘的作业班组,配备人车每天早中晚清扫冲洗路面。城管部门从沿线5座城中村边、花坛等地,共清理出垃圾数百吨,金家嘴村路聚集了上百吨垃圾的两座垃圾山被“搬”走。

沿途部分工厂也积极配合。废渣运输大户武钢矿渣厂,投入1000多万元添置防尘设备。车辆称重,封闭车厢,在自动冲洗槽“洗澡”后,才能上路。

(本文来源:汉网-武汉晚报 )